我真傻

我已经退出江湖 江湖却不肯放过我

我还是希望人民能够忘记我😃

今天被鞭尸了以后,又得到了大概五六个喜欢,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人为什么要随大流,因为可以减烦恼,昏昏噩噩跟着人群走就可以不用思考还能乐在其中

厉害了群起而攻之,你圈再见

裁冰剪雪:

围观了tag也围观了微博。
心疼任必移。
实力心疼。
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啊。
圈管,戏精,抄袭,掐太太?拿大佬当枪使??以讹传讹,站在干岸上看热闹的一群人!
真抬举她了,诸位。
讲道理,看挂的图,至少也应该是各打二百板子吧,带着有色眼镜预先站好立场什么都听不进去墙倒众人推是在干嘛呢?刽子手啊?
那些意淫小吴老师3p 4p的,暗搓搓私信搞事当搅屎棍的人,怎么没人说啊?把事情搞的乌烟瘴气的,难道只是任必移的错吗?肯定不是。
大佬不带脑子,大佬三观不正,大佬墙倒众人推,不辨是非,何称大佬。你别忘了你有那么多粉丝,你要负责的。
还真以为自己是理中客正义的化身了么。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下场前是不是也该弄清楚来龙去脉,弄清楚别人想说的话,再想想自己的立场和想要驳斥的点。而不是在那里冷嘲热讽抖机灵?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是会对别人造成深远影响的啊?
爆粗口骂一个众矢之的就很得意?冷嘲热讽当理中客抖机灵就很有逼格?都是血淋淋的刽子手,希望你们以后会后悔。
常怀善心吧有些人。暴露了多少智商和人品。太可怕了。太令人心寒了。

心烦的时候就听淋淋  烦恼全都进贝塔

你圈JW风衣粉: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任必移:

从沙李半边天到毒唯圈管,我用了两天。

两天之内被人送了很多称号:老沙毒唯沙李圈管双标戏精,占着沙李tag的、暗搓搓的,挂我的人可以排好几圈。

也没多久前,我还被人称作是顶起了b站沙李视频半边天的人(夸张了但我也勉强对得起)。

那么这两天发生了什么?正值开学太忙没有功夫去撕也懒得布告一通,刚好现在飞机晚点有了些空闲,就说说吧。

事情是这样的。

我在lof打了沙瑞金的tag,挂了一条评论,内容大意为“sb沙瑞金,我觉得他是吸达康成瘾。”事实上这件事的发生并不是毫无征兆的,早在我决定挂人之前,沙李lof好几篇文的创作都对沙瑞金的角色进行了过度的扭曲,许多评论也如我挂的这般糟心(先别喷,继续看)。

为了清静我将那些我非常不喜欢的写手拉黑,无奈还会被人推到首页,却也从未对作者及其创作发表任何意见或攻击。事实上曾有像我一样的人去评论某些作品,或委婉或直接的说过自己的意见,作者将其拉黑,其读者们也说着“太太我们支持你”“太太写下去”,诸如此类。

在挂人前我选择了一个较为温和的方式,写搞笑文借第三口吐槽,评论哈哈哈一片,甚是热闹。但毫无作用。

接着当我看到这条评论时一个爆肝就挂了她,这时人就蜂拥而至了。一开始是认同的,然后来了理中客,接着的是语气不善言辞不佳的。我脾气爆,会骂人。于是就被人反挂了——“你看看她的素质呀!虽然我骂你我挂你但是你是太太呀,你怎么可以说出滚和操你妈呢?你发出来的这些我都截图做证据了哦,明天我在接着挂你呗”

接着当我说出了我写汉东爱情事故就是为了吐槽沙李的扎心文时,风向就立马变了。

想来想去三篇文里最刺的一句就是借杏枝之口吐槽达康是秃头老男人(原文画风如此,一字不删一字不改可以去看),于是,我又被挂了。

“看不下去别人的文又不敢说,带着恶意写文抹黑达康,上升蒸煮”。

天呐如果这种程度你们就受不了那么沙粉看着别人天天让沙瑞金倒贴被写成一个痴汉变态,会是什么心情?
(ps.我不该拿小吴发际线开玩笑,给他跪下磕头认错)
(pps.我对小吴带有恶意吗?恳请您翻翻我的微博。我给他画画剪视频出钱买花牌电影看最早场写观后感安利,我自认为还配粉他)

接着就更有意思了。

有人翻了翻我的lof,发现我竟然写水仙!写沙瑞金和罗成的水仙!你怎么可以写水仙!

于是我又被挂了:你,你一个沙唯,一个老沙毒唯,凭什么插手人家cp圈的事?真把自己当圈管了?

是的,我是一个老沙毒唯。

四月入圈的第一个视频是李达康个人,接着李达康六十个笑,然后白玉兰李达康越境。现在竟也成了老沙毒唯。剪视频全凭着对沙李的一腔热爱从零学起,因为挂了骂沙瑞金的评论,现在成了插手cp圈的圈管。

有太太看不下去,帮着我说话,于是也被抵制也被喷。说我们抱团撕逼。甚至于有人公开在沙李tag下出太太写的沙李本子。

顺便说一下我为什么会写沙罗。我一直是把罗成当做老沙年轻时看待的,他作为市长和李达康有很多相似之处。本来想剪一个“我就是你”——沙瑞金的过去和李达康相同所以相互理解的视频,结果被某文恶心到了,一气之下剪成了水仙,还写了沙罗文。

然后事情就更有趣了。

有几个写手退圈了。

于是这笔账又算在我头上。

如果不是我挂这条骂沙瑞金的评论,如果不是我写文槽她们(事实上我从未点名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篇文),她们又何至于生出退圈这种可怕的想法呢?

“有太太产粮就很幸福了!你凭什么指手画脚!”对不起对于你来说那是粮对我我来说是扎心的刀。

又有人质问,你看不下去人家的文你屏蔽你拉黑,你指名道姓的说出来你不喜欢谁,这样扫射有意思吗。上面我说过了,温和的沟通过并没有用,还总被顶到首页来。我委婉吐槽不行现在你还要我要指名道姓说出来?怕不是想再挂上我十个来回吧。

我说了几个我觉得写的好的作者,那些来撕我的人就立刻说“那你干脆指定几个你觉得写得好的,让剩下的人都退圈呗。”

一时竟然被问住了呢。

中间不断搅屎蹦跶的人四处造谣,于是我就成了掐写手,掐李达康,掐蒸煮,逼退众多太太的罪恶之人。谁都能来踩上一脚了。

现在看见说让老沙别蹭达康热度的这种言论都只想笑了,沙李何至于如此悲哀。

昨晚的谣言已经成了我觉得别人写的老沙不苏,于是就写恶意文掐人家写手。

我真是笑都没力气笑咯,这是苏不苏的问题?如果你喜欢的角色被人写成性变态,你会轻飘飘地说一句“我觉得她写的不够苏”吗?

接着又是搅屎,搅到了黑化人物上。

有人说黑化沙瑞金是为了饱满剧情,是啊你为了剧情需要适当拔高降低人物我不反对,但是为了你以为的政治都是黑暗的为了让他看起来很黑而黑他,你把他当做一个工具,一根瓜,这是就一个同人写手表达对自己热爱cp喜欢的方法吗?
沙瑞金不是你凭空创作出来的人物,他已经有了骨架,有人喜欢他,同人是在丰富他的血和肉,不是把他打成粉碎性骨折。(好了这句话打出来又会有人说我是圈管了)

重点来了,我,又,被,挂,了。

我剪的沙李crazy in love被看作是双标的例子,“自己都把沙李剪黑了凭什么嫌弃写手?!”

我想大概是第一个因为剪黑化的同人视频而被挂的MVer了吧,我后悔,当初b站评论里有人推荐我这个bgm有人说想看黑化的沙李我就直接答应了。

答应什么啊答应。
用同一个标准看待文章和MV,惹不起惹不起。

事情到这就已经乱成一团了。

不知道来龙去脉的人,无处撒气的人,便都可以挂我一挂,骂我一骂了。连一开始评论里支持我的有些人,看风向不对也变了嘴脸。

没人在乎沙粉怎么想,没人在乎沙瑞金被怎么写了,更没人在乎事情的起因只是我挂了骂沙瑞金傻逼的评论。

今日的风儿好喧嚣,她们自娱自乐地进行一场无人的狂欢,围着被群殴的太太,喝着cp相方的血,群魔乱舞着,只怕就差要吃了这位一心想当圈管的罪恶之人的肉了。

我从不知沙李这么暖的cp也可以搞的如此血雨腥风,也许是我太真情实感了,老沙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人物,达康也是,我干嘛要维护我又得到了什么?

从沙李半边天到沙唯毒瘤,我用了两天。

这是否可以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的魅力?

沙李很好,你们玩吧。

产粮的时候鬼影都没有一个,挂人撕逼都时候一群莫名其妙的野鸡就出来咕咕day了,捧的时候太太最好,踩的时候一文不值,谁她妈教出来的德性啊,做人的基本素养都没有

早安,盐田港

【沙东】汉东传奇之金瓜对金瓜

邪教搞事情了。

邪教真吼。

只写不负责任……邪教当然特么全是私设😂

赵东来在荣升汉东警界一把手之后去正式向沙瑞金报道。说起来他和沙瑞金还算是故交,为了完成伟大的使命只好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他又想起第一次在汉东见沙瑞金时的场景,高大威猛的赵局长脖子一歪以示友好,他本打算不正经的笑笑,但是沙瑞金的目光太过于凝重,颇有一种谍战剧里同志接头的感觉,握握手,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千万可别掉链子。

现在沙瑞金正以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他,任务完成得很好,不错的小伙子。赵东来是个转业军人,在部队的时候的老领导就是沙瑞金的战友。那是赵东来还是一个真正的小伙子的时候,老领导拍拍他的肩,得意的对沙瑞金说,这是我最好的兵。赵东来咧嘴一笑,沙瑞金的名头他也听说过。用搪瓷口缸起哄喝完几缸酒后劲就上来了,老领导涨红了脸非要拉着赵东来和沙瑞金搞能力大比拼。那个时候的赵东来还是图样,喝了酒一口就应承过来了,赵东来是个实在人,扑在地上就开始做起了俯卧撑,还花样不断,双手撑完单手,单手撑完换成指头。沙瑞金鼓掌,眼睛笑成月牙一样的形状。赵东来想了一下,他听说这位沙市长已经四十多岁了,也别难为人家,就起身到一旁休息了。

“一百零一……”
“一百零二……”

自己已经被沙瑞金早就甩到哪里去了,喂,说好的政府领导都是体虚的中年男子呢。赵东来没想到沙瑞金还来劲了,还拿个大顶倒立在墙边,赵东来看看老领导的目光,也过去靠在墙边。

“听说你是侦查兵?”

“是。”

“想跟着我去工作吗?”

赵东来看着这个倒过来的世界,桌子椅子在空中飘。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对于从政有点抗拒,脑海里总会浮现刘新建那张脸和堆积的厚厚的膘,刘新建才给赵立春当了两个月大秘就胖成那样,他又偏过头看看沙市长,如果自持的好大概也能像沙市长一样吧。

后来他发现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了,凡尘俗世多困扰啊,沙瑞金大概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这个美好的世界有美食,美人小辣椒,还有诗和远方。以及不可抗拒的肥胖。赵东来看着自己日渐消亡的腹肌他觉得自己都是自己过分热爱生活的错。但是沙瑞金似乎也很热爱生活,热爱事业和汉东的人民甚至花花草草。当沙瑞金和他在篮球场上装作不熟并且挥汗如雨的时候,偶尔撩起衣服露出八块腹肌,他就有点紧张用脏手擦擦额头的汗。

他不知道要和沙瑞金说点啥,当他歪着头在省委书记办公室念完一首单纯表示喜爱的酸诗的时候,沙瑞金一脸卧槽的表情。不是陆亦可的那种明明很激动还要显得比较嫌弃。沙瑞金是发自内心的卧槽。

赵东来舒了一口气,看来沙书记是个直男。其实直男也是可以互相欣赏的嘛,不一定要搞基。

赵东来逛论坛的时候曾经手贱留言,有人吃沙赵吗?

哪个赵,赵立春吗?

不是,是赵东来啊。

对不起,这题超纲了。

为什么不可以呢,赵东来梗了一下脖子。

一直以来自己和沙瑞金都是汉东同人界两大超级金瓜,兼容性可以说是一级棒了。为什么金瓜不能对金瓜呢?下面七嘴八舌的评论。

搞笑,攻怎么对攻。

东来小天使别闹,快去守护达康书记,别抢沙书记。

守护李书记吗?赵东来瑟瑟发抖……他别怼我就不错了,我的天老爷。自从李书记知道自己是个潜伏的侦查高手之后,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复杂。要是有写手在场又可以脑补一场好戏,大概人物画风也会鬼畜起来。

世界变了。

赵东来发出了就任厅长的第一条命令,和谐了一下网络环境。他可不希望网瘾老年书记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